互融云 互融云

北京互融时代软件有限公司

北京软件行业协会理事会副会长单位
北京软协金融科技专业委员会发起单位及常务委员

小贷公司频现出局,行业洗牌加剧

发布时间:2016-07-08  作者:国培机构

 

7月4日,在经过连续7天的公示之后,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的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试点资格被正式取消,以“出局者”的尴尬走向注销退出程序。


这并非个例。同一日,与其结伴出局的还有淮阳县惠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其他5家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自进入2016年以来,河南已有15家小贷公司的试点资格被公示取消或者正式取消。

 

河南也只是全国小贷市场的缩影。广东、山东、海南、四川等省份的小贷公司注销试点的消息,扎堆见诸报端。种种信号表明,多年试点之下的小贷市场,在走过高速扩张期的喧嚣之后,低位运营之中的两极分化已经步入深水区,或将不可避免地迎来新一轮洗牌。

 

裸泳者现 小贷行业频现出局名单


7月4日,河南省金融办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省政府金融办关于取消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试点资格的批复》的公告。公告称,据《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的意见》(豫政办〔2008〕100号)和《河南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管理暂行办法》(豫工信〔2012〕525号)的相关要求,取消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试点资格,按程序依法办理退出相关事宜。

  

公开信息显示,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17日,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办理各项小额贷款、中小企业发展、管理、财务等咨询业务等,公司股东包括河南明大置业有限公司以及其他11位自然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稍早公布的《关于2014年度小额贷款公司年审情况的通报》中,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还曾出现在符合年审企业名单之中,缘何短短数月之内情形陡转直下?


随后,记者以拟贷款人的身份多方联系新郑天莹小贷未果,一位接近新郑天莹小贷的人士表示,该公司正在履行注销手续,已无法提供小贷服务,至于因何注销,并未给予解答。


值得注意的是,7月4日当天,河南省金融办除了取消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试点资格,还有周口经济开发区昆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淮阳县惠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太康县恒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确山县亿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长垣起重工业园区汇通华夏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试点资格也均被取消。


而这并非河南首次出现小贷公司注销情况。据不完全统计,自进入2016年以来,河南已有15家小贷公司的试点资格被公示取消或者正式取消。在稍早的6月28日,河南省金融办还公布了一批拟取消小贷公司的名单,包括安阳县广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安阳市龙安区嘉能联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9家小贷公司。


根据当时的公告,上述拟取消试点资格的9家小贷公司的公示期是2016年6月28日到2016年7月5日。这意味着,如无异议,上述9家小贷公司也将步新郑市天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后尘,加入“裸泳者”出局序列。

 

扩张潮退 小贷驶入“洗牌”深水区


河南也只是全国小贷市场的缩影。广东、山东、海南、四川等省份的小贷公司注销试点的消息,同样扎堆见诸报端,甚至比河南来得更早一些。


2014年10月,广州出现了首家小贷公司退出市场,其未注销之前的企业名称是广州市钱柜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3年的8月。无独有偶。此后不久的当年11月份,成立于2012年的四川成都瑞达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当地一家媒体发布注销公告:四川成都瑞达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经股东会议决定注销公司,将该省份小贷公司的出局者增加至两家,在此之前,成都高新共赢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已经注销。


山东亦然。在小贷试点的第五个年头,也有首批企业主动关门,黯然退出市场,具体名录包括:济南的济阳县金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淄博的桓台县鲁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烟台的龙口市汇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济宁的汶上县进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德州的禹城市鸿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


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开始零星出现小贷公司注销试点的2014年,全国一共有150家出局。在随后至今的两年多时间,小贷行业中的出局者在一定程度上呈现提速态势。


具体到全国整体层面,来自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为8910家,低于2015年第三季度末的8965家,呈现下降态势;至2016年一季度,全国小贷公司规模总数为8867家,环比继续出现负增长,较上期减少43家,下降幅度为0.48%。


这在业内人士看来,从2008年《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试点指导意见》的出台,再到2010年之后的各路资本杀入,包括上市公司、电商、民营企业等各方势力对小贷行业趋之若鹜,小贷市场的高速扩张期已过,将进入盘整的“后小贷时期”,洗牌则将进入深水区。


对此,中国小微金融机构联席会发布的《2015中国小微金融机构竞争力发展报告》也给予一定印证。该报告指出,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竞争加剧等诸多因素影响,小微金融机构尤其是小额贷款公司高速扩张期已经结束,低位运行态势逐渐显现。


表现在数据层面则是,“十二五”期间全国小额贷款公司主要指标增速逐年下降,如贷款余额从超过20%年增长速度下降到负增长。在机构数量继续下降之外,今年一季度小额贷款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实收资本、贷款余额等主要指标环比均出现负增长,分别减少979人、33.89亿元、31.41亿元,下降幅度为0.83%、0.40%、0.33%。


政策红利仍在 小贷春天可期


对于不断有小贷公司倒在“春天”前夜,郑州一家小贷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介绍,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小贷公司应坚持“小额、分散”的原则,鼓励小额贷款公司面向农户和微型企业提供信贷服务。


“本身是中小微企业救火者的角色,小贷公司却不得不接受市场中异样的眼光。”上述负责人表示,由于小额贷款的利息与银行相比稍高,很多人误以为小额贷款公司是民间“放高利贷的”,而这一成长的烦恼,在一定程度上羁绊了小额贷款行业的发展。


除此之外,该负责人还表示,一些运作并不专业、对风控把握并不严格的小贷公司大量兴起,加大了行业潜在的风险,而随着经济下行,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让小贷公司的盈利水平呈下滑趋势。


以赴港上市的佐力科创小贷公司为例,该公司平均借款年利率在逐年下降,从2012年的18.9%到2013年的16.8%,到2014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至16.1%。而年利率的持续下降,也就意味着小贷公司盈利水平的逐年下跌。


但在钱币的另一面,则是国内的小贷公司频频跻身新三板,目前已有数十家之多,就连排队IPO的长长队伍中也出现了小贷公司的身影,甚至有的小贷公司还选择了出海上市,到港交所以及美国纳斯达克进行融资等,掀起一股强劲的“小阳春”。


对此,省内一业内人士表示,这其中虽然暂无豫籍小贷公司,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毕竟在小贷行业发展的高速扩张期,仍涌现了诸多优秀的河南本土的小贷公司。


据了解,截至今年7月4日,在河南小贷版图中,一共有376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金最高的为3亿元,有4家,分别是洛阳万富小贷公司、正辉小贷公司、洛阳华泽小贷公司和项城市恒益小贷公司。这其中万富小贷是河南上市公司通达股份和恒星科技联手打造的。除它之外,还有多家河南上市公司布局了小贷市场,多氟多、佰利联等均先后涉足其中,堪称河南小贷行业的第一方阵。


“分化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培优的另一条路径,小贷春天可期。”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国家对国内小额贷款市场的试点仍未结束,但相对于小贷市场高速扩张放缓,政策红利仍在,且呈现不断加码之势,比如河南自今年5月起,按照“属地负责,一线把关”的原则,允许注册地在省辖市辖区的小额贷款公司同城跨区开展小额贷款业务,但不得跨县(市)等;再比如国务院发布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对小贷公司的行业准入门槛、小贷公司资金来源、地域限制等方面均给予一定放宽等政策红利,也正照进现实。

 

互融云认为,小贷公司频出局主要原因还是融资难,监管严。互融云小贷系统,专业,安全,合规,对于线上线下业务设计整套的解决方案,是小贷公司的不二选择。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百度信誉

400-090-3910

(周一至周日:9:00-19:00)

北京市朝阳区北苑东路中国铁建广场B座5层、12层
  
搜索“北京互融时代”或“北京互融云”,即可导航到我公司